点击关闭

礦山-」潘春林用手往小院里的桌子上一抹并告诉记者-上铁资讯

  • 时间:

宜家回应躺尸现象

在「春林山莊」小院子裏,記者見到山莊主人潘春林,他講述當年無奈開起農家樂的往事。他說:「我前半輩子都在礦山跑運輸,突然有一天礦山關閉了,心裏不僅空落落的,而且也失去了收入來源,一時找不到出路。礦山關閉讓我們這些沒文化又沒什麼技能的人怎麼辦呢?沒過多久,村裏就組織8戶人家到外地學習農家樂經營,回來之後我覺得這應該是條出路,於是就借了錢把老房子翻新改造做起了農家樂生意。」

改善生態興旅業 共同富裕2018年,全村接待旅遊人數近100萬人次,實現經濟總收入2.783億人民幣,農民人均收入達44688人民幣。潘文革說:「全村共1060人,280戶,現在農家樂民宿就有四十幾家還有銷售土特產的等等,稱得上小老闆的就有100多戶。」

\\潘文革是土生土長的余村人,他向記者介紹,余村三面環山,村莊分佈在一條狹長的峽谷帶上,典型的「八山一水一分田」,人均土地擁有量有限。建國之初,在安吉全縣範圍余村都算是一個有名的「窮村」。

家家樂增收 處處是風景「記得村裏剛開始興辦農家樂的時候,大家為了挑選房屋建造地還經常鬧意見,總想選一個環境、風景和地段都好的,遊客一眼能看見的地方。不過那時候的余村確實不像現在這麼乾淨、整潔、漂亮。」潘春林用手往小院裏的桌子上一抹並告訴記者,「你看現在我即使一天不擦桌子也沒什麼灰塵,換作以前兩個小時不擦就已經是漆黑一片了。」

圖:近年來,余村堅持圍繞「環境優美、生活甜美、社會和美」的目標,集中精力發展休閒旅遊經濟。圖為余村全景\資料圖片

他又順勢拿起手機隨手在小院周圍拍了三四張照片然後對記者說:「你看這些照片,哪張不是風景如畫。現在的余村真的是處處是風景,所以再也沒有村民提出建房選地了。」

他告訴記者:開業第一年除去成本只賺了幾千塊,但隨着余村的山越來越綠,風景越來越美,遊客也越來越多,如今年收入已超過一百萬人民幣。交談期間,正值午飯時間,一批批的遊客湧進山莊用餐,潘春林告訴記者:「這幾天還不算是旅遊高峰期,每天用餐人數大約300到400人左右,到了旺季樓上樓下小院子裏都擺滿桌椅。」

上世紀70年代,余村被發現分佈着優質的石灰石資源。這對於余村來說簡直是大喜訊,一度採礦石、燒石灰、造水泥成為集體經濟主要來源,每年為村集體帶來300多萬人民幣的豐厚收入,村裏有超過一半的人都在礦山工作,「靠山吃山」村民們的日子也開始過得紅紅火火,從「貧困村」一躍成為全縣羨慕的「富裕村」。

[大公報記者] \王 莉\

他說:「我們家這樣的收入在村裏也就算是中上水平,現在大家靠着開農家樂、開民宿、做土特產生意個個都過得有滋有味,小洋樓、小轎車成了家家戶戶的標配。」

三面青山環繞,一條清溪涓涓而下,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浙江安吉余村入眼皆是美景。逢節假日,這裏的荷花山景區、礦山遺韻等景點更是遊客密布。進入村口,一塊刻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石雕尤為醒目。余村村委書記潘文革告訴記者,建國70年來余村的發展經歷或許可以說是中國鄉村振興的一個縮影:從建國之初環境好但民不富;到改革開放初期農民變富裕了但卻付出了環境嚴重破壞的慘痛代價;直至2005年開始有效實踐「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十個字後,余村才有了今天村強、民富、景美、人和的景象。

記者一到余村就聽說,村裏最早辦起農家樂的潘春林如今不僅經營着全村最大的農家樂還組建車隊開起了旅遊公司,每天有固定班車往返上海、杭州、無錫等地接送遊客,打通「吃住遊行」一條龍服務,公司年產值達千萬人民幣。

然而與礦山的經濟效益結伴而來的是粉塵蔽日、水土流失、污水漫流甚至因礦山事故致殘致死。2003年,村裏痛下決心陸續關閉礦山和水泥廠,村集體經濟收入一下子跌到只有二十幾萬人民幣,許多村民失去工作和收入後對未來感到迷茫。直至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來到余村考察,對村裏關停礦山和水泥廠、探索綠色發展新模式的做法給予高度評價,並在余村首次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論斷。自此,余村人下定決心封山護水,關停所有礦山和水泥廠,把全村劃分成生態旅遊區、美麗宜居區和田園觀光區,大力發展生態農業、生態旅遊等綠色經濟,積極探索一條生態美、產業興、百姓富的發展路子。

今日关键词:何超莲探班窦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