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河南粮食-农产品加工业正在使河南由“中原粮仓”变为“国人厨房-安阳新闻网

  • 时间:

拒绝挪车两人身亡

駐村第一書記司保江介紹說,10多年前,張玉紅的丈夫患重病,欠下很多外債。丈夫去世后,她帶着3個孩子苦撐。2015年,她家被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2016年,駐村幫扶工作隊發現她會做衣服,就介紹她學習縫紉技術,半年後又幫她購置了3台電動縫紉機,建起童裝製作小作坊。

「產品供不應求,業務員動作慢一點就只能等下批。」公司董事長張鵬介紹說,河南盛產玉米,而玉米就是生產乳酸的原料。公司採用微生物發酵技術,生產高品質乳酸及產品,銷到歐洲及東南亞地區。

土地改革、興修水利、戰天鬥地。新中國成立3年後,河南完全恢復農業生產,農業總產值一舉超過歷史最高水平。不論在林縣太行山,還是在蘭考黃河灘,中原大地煥發勃勃生機。這片佔全國1/16的耕地上,產出了全國1/10以上的糧食、1/4以上的小麥。河南逐漸從農業大省成長為農業強省,從「中原糧倉」躍升為「國人廚房」。

「幫扶幹部請人拍照、製作,把童裝照傳到網上,還做了微信號。」張玉紅打開手機說,「網上銷售效果好,客戶越來越多。」

如今,在我國老百姓的餐桌上,1/2的火腿腸、1/3的方便麵、3/5的湯圓、7/10的水餃,產自河南。農產品加工業正在使河南由「中原糧倉」變為「國人廚房」。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25日 11 版)

農事繫於國本。河南作為糧食大省、糧食轉化加工大省和勞動力輸出大省,以沉甸甸的家國擔當,為13億人扛穩了糧食安全的重任。

聶冬晗攝(人民視覺)圖②:河南洛陽欒川縣廟子鎮莊子村風景。

脫貧攻堅——農村年均脫貧逾百萬人本報記者 任勝利循着「噠噠噠」的縫紉機聲,記者走入鹿邑縣邱集鄉夏庄村的「玉紅童裝工作室」。

肖全珍不知道,新集村已經發生變化,全體村民都參与到垃圾分類中來。她的丈夫吳留是垃圾資源化方面的「土專家」,還是中小學學生的校外老師,負責給孩子們當宣傳員。全村垃圾匯總到吳留家分類,他實在忙不過來,所以催着肖全珍快點回家。

在肖全珍印象中,老家信陽新集村,村裡凡有坑有溝的低洼處,都堆着垃圾破爛,連河都快塞滿了。村民自嘲說「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丈夫吳留收破爛,家裡就像垃圾堆。

主人張玉紅正忙着交貨。鄰村的客戶韓秀榮誇讚:「玉紅手藝好,人實在,捨得用真棉,方圓幾十里都知道。來晚了,就訂不到貨。」

金丹公司生意紅火,得益於河南大力倡導農產品加工業。河南堅持「糧頭食尾」「農頭工尾」,加快農產品加工業綠色轉型升級,使企業、行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不斷提高。

圖①:河南鶴壁市浚縣一台大型智能灌溉設備正在作業。

有了垃圾分類,村裡多了人氣。村子像被乾淨喚醒,村民對家園有了信心。村莊變了,遊客多起來,產業跟着就來了。油菜花帶、荷花帶、向日葵帶都成了賣點。人們的習慣也變了,「現在吃瓜子,殼都要握在手心。」

脫貧不脫政策。2018年,幫扶幹部幫助她把小作坊搬到省道旁,開辦了玉紅童裝工作室,並在農村淘寶店線上銷售。

黨永富的老家在周口西華縣。這裏地處黃泛區,沙厚土薄。40年前,每到青黃不接的幾個月,農村家底薄的要餓肚皮。糧食,是那個年代中國人的集體記憶。黨永富記得,改革開放后,當一把把化肥撒進土地,糧食產量打着滾往上翻,再沒有餓過肚子。

劉志明攝(人民視覺)圖③:河南商丘寧陵縣柳河鎮楊樓寨村農民搶收小麥。

「以前的苦日子就不提了。」張玉紅說,「做童裝有了穩定收入,供孩子上學也有了底氣。2017年底,我家就脫貧了。」

糧食連增,也帶來一絲隱憂。黨永富說:「一畝田一季糧,用化肥從10斤到120多斤,產量卻不跟着再增。年年這麼下去,土地負擔重,環境負擔重,農民負擔更重。」從事治土30多年的黨永富為此制定了一套技術方案。依照他的技術方案,在10萬畝化肥減量對比田裡,減少化肥施用30%后,每畝地平均增產8%,病害減少,千粒重等明顯提升。

如今已是國內乳酸行業龍頭的金丹公司,30年前還是一個負債經營的小作坊。「金丹公司之所以能扭虧為盈,並挺進國際市場,在政策因素之外,還有兩把『金鑰匙』——人才和創新。」張鵬說,目前,金丹公司擁有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者5人、河南省學術帶頭人2人、省管優秀專家4人,專業技術人才占職工總數35%以上。在科技人員手中,一斤售價八九毛錢的玉米經過精細加工製成乳酸,價格翻了十幾倍。

放眼河南,鄉村振興正在全面發力。2018年,全省85%的行政村配建了垃圾處理設施,71%的行政村建了文化廣場。千千萬萬個吳留、肖全珍正從細小處改變着鄉村顏值。

「中國人從吃飽到吃好,需求在變。河南農業也細分出強筋、弱筋小麥,從追求產量,到量質齊增。」河南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局長張宇松說。

鄉村振興——垃圾分類改善鄉村環境王漢超 徐 馳5年前,肖全珍接到丈夫從老家打來的電話,讓她辭工回家。她外出打工多年,在北京當保姆,月薪5000多元,已經習慣了城市生活,城裡的「家人」也捨不得她走。

今年,西華縣農民正在參与一場化肥減量對比實驗。70歲的楊亂老漢就是其中之一。通過對比實驗,讓楊亂沒想到的情況出現了,化肥用量減少了,板結的耕地鬆軟了,蚯蚓等益蟲又回來了。

習近平總書記諄諄囑託河南,要扛穩糧食安全這個重任,要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樹牢綠色發展理念。從追求高產到量質雙贏,從統種統收到結構優化,從粗放作業到綠色發展,新時代河南農業「再出發」。

呂忠箱攝(人民視覺)圖④:河南南陽市卧龍區小麥收割現場。

減肥增效——產糧大省瞄準量質齊升王漢超 徐 馳今年全國兩會,皮膚黝黑的人大代表黨永富站在人民大會堂代表通道。他講述的,是一個農民的中國夢。他希望,中國的口糧在高產的同時,再一次提質,也希望農民減少化肥用量,讓產量與環保雙贏。

「媽,我想好了,考上大學,我學服裝設計專業,設計出最美童裝,也設計最漂亮的衣服給你穿!」上高二的二女兒夏雪婷對未來充滿憧憬。

「金丹」只是河南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縮影。河南雖為產糧大省,但農產品加工業一度存在加工產品單一、產業鏈條短、科技含量低等問題。而到2018年底,河南規模以上農產品加工企業達7250家,成為全省第一大支柱產業。規模以上食品加工企業2785家,實現營業收入6471.63億元,佔全省農產品加工企業營業收入的52%。

陈 辉摄(人民视觉)

肖全珍回來了。一進村,村容村貌之變令她欣喜。回村5年,她在村口的「資源分類中心」分揀垃圾。這些廢品在她眼裡「像發著光」。鐵的瓶蓋、鋁的易拉扣、細小的紐扣電池經她之手,各歸其類。令她最自豪的是,「村子比城裡還乾淨」。

1952年,河南糧食產量210億斤,還需要從外省調糧。1983年完全解決省內口糧,開始向外調出。1997年,河南首次成為糧食第一大省。到2017年,糧食產量實現「十二連增」。今年,全省夏糧總產量749.08億斤,夏糧播種面積、總產量和單位面積產量均居全國第一。

「耕地是糧食生產的命根子。」用心侍弄土,土地不會虧待人。今年,西華縣秋糧化肥減量將拓展到70萬畝,周口全市將達到210萬畝。黨永富的夢想,正在田野里鋪展。

延伸產業——農產品加工綠色轉型升級本報記者 任勝利記者來到河南金丹乳酸科技有限公司,看到一輛輛裝滿金黃玉米原料的半挂車駛進,一輛輛滿載藍色乳酸成品桶的集裝箱大貨車駛出。

脫貧攻堅,改變了數以萬計「張玉紅」的命運。在河南,僅「巧媳婦」基地和加工點就達3.2萬個,80多萬農村婦女就地就業。河南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齊抓共管」,僅駐村第一書記就有1.3萬人,村級責任組成員達20多萬人。扶貧產業「靠自己的骨頭長肉」,激活了群眾脫貧的內生動力。黨的十八大以來,河南有699.4萬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平均每年脫貧110多萬人。

今日关键词:张一山被围堵表情